烟台故事丨读山

2021-10-13 11:08 来源:大小新闻旅游频道

朋友,您读过山吗?

“水清鱼读月,林静鸟谈天。”此乃著名书法家刘佐秀先生在我山上小住后的题字。

想当年,因为喜欢垂纶的好朋友、中科院张嗣瀛院士的建议,我不惜用尽了自己微薄收入,“拿下”了银湖之畔的一座近百亩荒山。15年的拓荒,这里从过去连一棵松树也没有的野岭,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绿色家园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青春已是过往。山上本无路,现在已经拥有了沥青路,连接在蜿蜒如画的红色环湖路上。在这山上,挖掘机、铲车、四轮拖拉机、手扶拖拉机、旋坑机、微耕机、播种机,都曾是我亲力亲为的手下工具。这里有我亲自挖坑栽种的数万棵树木,雪松有的已高达八米。人说踏遍青山人未老,而我却伴着一路风尘,一步步走近古稀。面对青山绿水,我不忍离去,但也增添了些许无奈,因为来日并非无垠,况且我还一直向往更远的山山水水,更想到孩子那里享受天伦。我不得不,不得不与这伴我十多年的青山绿水来一次诉别离。

我还要告诉我将来的继承者,这里曾经有过龙庙,或许因为山顶涌出了泉水,使这里成为旧时曾经兴旺的“赶庙会”之地。特别是山顶的一亩三分平地,仍然诉说着当年“县官大老爷”春耕第一犁从兹开始的故事。

在这座山上,我做过很多梦。我曾经斥资十多万元,声言打造中国最北方的种茶基地,心想如果种植成功,可以带动一方百姓致富。青岛种茶协会的张会长来到我山上说,在烟台肯定是需要上大棚的。但试验第一年,三亩茶苗长势特好,根本没有用上大棚。当时我想,这不更好吗?第二年我又从崂山拉来一车种子,扩种了十多亩,片片茶苗黝黑茁壮,我依然信心满满。可是那年冬,是专门对不起我的特冷,两年的茶苗全军覆没。我不服气,第三年又从日照买来了种子继续种茶,结果还是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我不得不自我裁定,仅凭热情与侥幸,是成不了大事的。与此同时,依着某航天科研所一个朋友的介绍,我试种了他们的“太空玉米”种子,在没有施肥没有浇水的生长期,那片玉米奇迹般地大获丰收,竟然每株玉米抽出三个大棒。我请所在乡镇领导参观考察,并且选出几袋种子免费送进乡里推广,可是谁用了这批种子,谁就吃了亏,后来才知道,那种优良种子只能种一茬,再种第二代就会减产。人家没有找我索赔,我倒是倍感自责内疚。我再也不敢不懂装懂了,从此消停下来,一心一意栽起了树。

有人说我只顾耕耘,不管收获,我很乐于接受这种批评。每每到采摘时,不管是桃子还是杏子,不管是鸭梨还是苹果,不管是核桃还是板栗,不管是李子还是山楂,不管是柿子还是无花果,基本上是由亲朋们来享受过程的,不劳我亲力亲为,除了花椒麻椒的嫰果要亲自采剪下来腌制,因为那是我太太的口中至爱。这些果实尽管从没卖过一分钱,却能使我一直享受着丰收的成就感。特别是,当亲朋好友们每每聚集采撷,那种胜利的愉悦感是无可替代的。

即将别了。这里是远离村落的山岗,我曾经在静静月夜,面对浩瀚的湖面高喊,甚至跟着我的忠实伙伴——一条叫做“丹妮”的可卡犬——放开喉咙学起了野狼嚎。有位朋友戏称我“白天是教授,晚上像野兽”。

我留恋那段时光,因为可以远离喧嚣的“水泥丛林”,零距离地亲近大自然。在这里展开双臂,前方左右都可以看到水。这里的空气充满了负离子,自然也是天然氧吧。这里的宁静,宁静到堪比深山老庙。我吹嘘过N次,在自己的地边,曾经用一串假饵,在一天的两头凉快时间,挥杆整整钓上了237条“噘嘴鲢(翘嘴鲌)鱼”,最为幸运的几次,一杆上了六条,因为那串钩只有六枚钓钩。

有一次,远方朋友为了给我惊喜,在傍晚时分不期而至,说遇到什么吃什么,不行临时挖野菜吃也挺有味道。我只好说,只能享受炸噘嘴鱼这属地特产了。遂提起鱼竿,拋钓不到百次,到天暗下来,钓上来38条。常言说,宁可许诺一头猪,也不许诺一条鱼。猪是实实在在有的,但鱼尽管水里有,但你未必能钓上来。可那次不知哪来的侥幸,硬生生地当着朋友的面,一条一条地从水中整出来。啧啧惊叹之余,诸友人不但夸赞这鱼的地道美味,还夸赞我的“鱼道主义”,因为这是种专门吃鱼的鱼,甚至其它鱼下的鱼子也常常会被它扫荡而光。

在这里,我曾经亲自酿造过“毛把酸樱桃酒”,被我哥称为“特香酒”,年年要从青岛约亲朋好友一起来到山上采摘,各自回家酿造。近几年,上千棵各品种的桑葚也在采摘时频频露脸,引得朋友们纷至沓来,不仅为青山绿水增添更多的生气与活力,也使其成为自酿桑葚酒的发源地。我喜欢吃太太做的紫色桑葚馒头,还有自制的被霜打过的桑叶茶,勾着我常常“且试龙芽味若何”。

夏日的夜晚,蟋蟀是最勤快悦耳的歌手。清晨,各种花花绿绿的小鸟叽叽喳喳,有的小鸟甚至飞到窗台上啄叨玻璃,嫌我起得太晚。更有趣的是一只小黄雀,窗台内有一片镜子,它发现镜子内有一只和它一模一样的鸟,就天天守时来到这里,与镜中鸟相互对啄窗玻璃。山上有十几只野公鸡,从打春季节开始咯咯咯叫个不停。有一只拖着长长漂亮尾巴的野公鸡,每天拂晓时分飞到离房子不到15米的大樱桃树下,高声呼唤着它的一个个“情人”。而这些“情人”们,最后无差别地变成美丽的“少妇”,在不同的时间段,领着一群又一群背负两道杠的小雏鸡,慢悠悠地漫步于山间小道。你若想观察野兔,可以在傍晚时分坐在房前,领略它们的蹦蹦跳跳。不管是野鸡还是野兔,这些大自然的馈赠都成了我们引以为豪的宠物。

我读小学五年级的语文第一课,是诗歌《夏天过去了》,其尾声这样写道:

“夏天过去了

可是我还十分想念

那些个可爱的早晨和黄昏

像一幅幅图画展现在眼前”

夏天过去了,别了,我的大山!

作者:孙桂庭

编辑:黄钰峰


大小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扫一扫下载大小新闻客户端

iOS版
Android版
<sub id='bITJ'><center></center></sub><s id='VVGFCUjW'><s></s></s><blink id='qVQVSwTU'><del></del></blink>
    <address></address>
    <big id='qXUIGQP'><ol></ol></big><font id='CXdXqIO'><l></l></font>
    <caption id='QcM'><sup></sup></caption>
    <kbd id='cJUqmRP'><strong></strong></kbd><s id='aoQFBOoj'><blink></blink></s><center id='Mlj'><marquee></marquee></center>
    <acronym id='YswpIKu'><code></code></acronym>
    <l></l>
      <caption id='YrUGusg'><listing></listing></caption>
        <base id='ZfE'><thead></thead></base><del id='GOcmLRRW'><tt></tt></del><optgroup></optgroup>